首页 > 正文
越秀区种植头发哪里好

一般植发到什么医院有,广东植发那家医院好,严重脱发是什么原因,种植睫毛医院 广州,广州那个医院植发好,佛山市种植睫毛中心,头发种植价格多少钱,深圳眉毛移植多少钱,脂溢性脱发可以植发吗,番禺种植睫毛哪里好

  原标题:16年牢狱换208万国家赔偿 出狱一年回忆曾和办案公安局长成狱友

  法制晚报

  2000年7月,安徽省芜湖市南陵县农民杨德武被指控杀害了自己的岳母获刑入狱。

  2016年,安徽高院决定再审杨德武案,同年11月11日,杨德武无罪释放。

  2017年8月25日,杨德武收到了法院为其支付的208万国家赔偿。

  16年,他在监狱中抱着字典自学写字,共向有关部门提交了5000多封申诉书,终于换来了自己的清白。也让自己的名字写入了今年最高检的政府工作报告中。直到国家赔偿支付给他,才算是为这16年划上了句号。

  

 杨德武出狱后有了第一部智能手机

  10月4日,中秋,杨德武带着老母亲和女儿搬进了新装修不久的二手房,房屋面积138平米,这是杨德武用赔偿款买的。

  刚出狱的时候,杨德武眼前所见到的世界是16年前无法想象的,县城高楼林立,马路四通八达,曾经住的农村老家已成了一片茫茫的稻田,几乎找不到曾经有人住过的痕迹。

  杨德武经常一上街就找不到回家的路,只能给哥哥、女儿打电话,那段时间,女儿天天陪着他,生怕他走丢。女儿给杨德武买了衣服,手表,还有他人生中第一部手机。

  入狱前,杨德武只用过村里小卖部的固定电话。现在开始学着用微信,但是他说,加好友存号码至今还没有学会,完全都是女儿在帮他弄。有时候女儿玩小视频和自拍,杨德武也会凑过来露个脸。

  此前在狱中的16年,家庭的重担全压在了哥哥杨德文的身上,哥哥除了自己的小家庭要负担,还要给弟弟申诉花钱,赡养老母亲和弟弟的女儿。杨德武的女儿杨丽春初中毕业那年便戳了学(新浪注:此处应为“辍了学”),她说一方面是自卑,另一方面是看大伯伯压力太大,不忍心。

  17年来,女儿和母亲都住在杨德武哥哥的房子里,拿到补偿款后,杨德武第一件事情就是买了这套房子,给了女儿一个家,剩下的钱除了还债,就是给女儿几十万开了个网吧,他说这些年太亏欠女儿了,现在只想女儿留在身边,天天看着女儿,不想女儿在外打拼了。

  

 老母亲现在也有动力每天给儿子烧菜

  今年国庆前夕,法制晚报

  出狱一年来,杨德武遇到事情处理不来就第一时间给哥哥打电话。杨德文每次都耐心接听弟弟的电话,告诉他下一步该怎么走,怎么做。虽然年过半百,在杨德文心里,杨德武始终是需要自己关心和呵护的弟弟。

  在杨德文的复式楼房里,80岁的老母亲弓着背操持着柴米油盐做起了一桌的饭菜,看着一双儿子喝喝小酒,老太太一边忙活儿一边抿着嘴笑。老太太笃定地说“我不相信我儿子杀人,想起来就哭。”因为晕车严重,小儿子坐牢这16年,老母亲只去芜湖监狱看过他一次,多年来跟着大儿子带着杨德武的女儿生活。

  由于大儿子经济状况良好,家里一直请保姆做饭。但从小儿子杨德武回来后,老母亲每天喜笑颜开自己操持家务,“每天照顾他,他不在家我没劲烧,现在有劲得狠,每天烧好几个菜。”老太太笑眯眯地说。

  早在杨德武出狱前,哥哥杨德文就开始给弟弟物色起了对象。杨德武原本很开心,这样就又有了新的家。但没想到交往了一段时间后,又分了手。他自己说因为对方嫌他没有固定工作和收入来源,家里人则认为,对方只是图他手上那些赔偿款。

  找工作屡屡失败的杨德武,有工程做的时候就在哥哥经营的苗木基地帮忙,因为热情善良,和工人们经常打成一片,将工人们管理得很好,还跟老工人学习了剪枝、施肥,分辨品类。

  杨德武原本心情总是郁闷,出狱一年后,享受着家庭的温暖,脸上渐渐笑容多起来。“我就尽量不去想,想多了就难受,给我造成的痛苦太大了。我原本有技术,如果当年我一直干下去,现在农村里别墅我也做起来了。不然,跟着我哥哥干,一定也能做出个样子,但是事情都过去了,当年也有历史原因,那时候要求命案必破,他们逼我承认。

  δ

 杨德武回到老家追溯16年前的往事

  在老家安徽省南陵县东七乡姚义村,杨德武原来居住的上岗自然村36号已经不复存在,目光所及之处是一片绿油油的稻田,下雨天泥土泥泞,杨德武撑着伞一路围着稻田打转。

  杨德武在村里转了一圈,他说要去看看许久未见的舅舅舅妈。舅舅家门前的小路上有一棵高大的梧桐树,杨德武环抱着这棵树说,这棵梧桐树当年被砍成了树桩,未想到17年后都长得这么高大了。

  2000年,7月14号早上,杨德武从窑厂干完活骑自行车回到家中,发现家中门关着,听邻居说岳母还没起床,他就把大门撬开。进屋后发现,家里的窗户全被扒了,灶头旁边的窗户被挖了两个洞,杨德武喊了岳母两声没回应,他便觉得出事儿了。

  杨德武连忙喊了几个村民到家里,发现岳母已经死亡。“她就躺在床上,头上压着枕头,枕头上压着蛇皮袋装着被子。”杨德武回忆当时的情景说,他听从了乡亲们的建议,找来大队干部,然后报警,警察来后将杨德武带到隔壁询问,于当晚把杨德武带到南陵县公安局,从此以后就再也没有回过家。

  事发后,杨德武被指控杀害了自己的岳母获刑入狱,妻子以此为由跟他离了婚。

  在此后的日子里,杨德武不断为自己申诉。在安徽省检察院作出三次再审建议后,2016年,安徽高院决定再审杨德武案,并于同年11月3日改判杨德武无罪。

  有趣的是,杨德武在狱中期间,却和原芜湖市公安局局长程李明成了狱友。

  公开资料显示,程李明曾任安徽省芜湖市公安局局长,马鞍山市公安局局长。2009年9月10日因涉嫌犯受贿罪被刑事拘留,同年9月22日被逮捕。

  杨德武跟这位狱友聊起当年的案子,给他看自己写的申诉书,本想理论一番,没想到程李明一看,就说杨德武的案子必定是冤案。杨德武委屈地埋怨,那你当年还认定是我干的?程李明无奈的说,那都是下面人干的,我只是签字。

  今年3月份召开的全国两会上,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曹建明在作最高检工作报告时,还专门提到杨德武案。

  曹建明说,直面问题、有错必纠,持续监督纠正冤错案件。严格落实罪刑法定、疑罪从无等原则,对最高人民法院提审的聂树斌案,最高人民检察院成立专案组深入调查,明确提出原案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应当依法改判无罪的意见。对向检察机关申诉的谭新善案、“沈六斤”案、李松案、刘吉强案、杨德武案等重大冤错案件,最高人民检察院和甘肃、天津、吉林、安徽等省市检察院认真审查,依法提出抗诉或再审检察建议,坚持不懈推动纠错,人民法院依法再审改判无罪。

  今年8月25日,杨德武收到法院为其支出的208万元国家赔偿金。其中,154万元为人身自由赔偿金,54万元为精神损害抚慰金。

 

  回到老家,杨德武撑着伞在小村里逛着,一路上遇到几个相熟的朋友,挨个儿跟大家亲热的打着招呼。

  在窑厂老板鲍明珍的印象里,杨德武在窑厂干活的时候勤勤恳恳,是个能吃苦的人,岳母死的时候,都是他自己报的案。村民汪大姐还提到,她以前帮我做大师傅的,2000年就能挣到一千多一个月,为人忠厚老实忠厚老实的,对岳母好,还给岳母做饭。

  杨德武说,他确实跟岳母关系很好,有一年发洪水,家里被水淹,岳母还在水里,是杨德武淌水去把岳母背出来,“我当时这样想,虽然我老婆出去打工一直不回来,但对岳母好一点,这样老婆肯定会早点回家。”

  “现在我就希望他们能给我安排个工作,有保险。给我女儿也安排个工作,让她去做协警,他们都说我这要求不高。”杨德武近期在和当年给自己办错案的芜湖市南陵县公安局商讨给自己和女儿安排工作事宜。对方回复招聘协警得经过正常的招考程序,但杨德武的女儿由于家庭原因早早辍学,只有初中文凭,通过正常招考似乎并不容易。

  尽管世事艰难,杨德武还是享受着现在和女儿、母亲、哥哥在一起的时光。“现在我女儿至少都可以找对象了,她爸爸不是犯人了。我女儿很活泼,又稳重,像别家小孩20出头就结婚嫁人了,我小孩一定要等我回来。”提起女儿,杨德武每次都很开心地笑。

  “感谢依法治国政策好,这么多冤假错案都平反了,也有不少人写信给我,支持我,我也鼓励他们,现在政策好,有冤情一定能够平反。”

  皖南多雨,但最近总是晴天。

责任编辑:张迪

  原标题:16年牢狱换208万国家赔偿 出狱一年回忆曾和办案公安局长成狱友

  法制晚报

  2000年7月,安徽省芜湖市南陵县农民杨德武被指控杀害了自己的岳母获刑入狱。

  2016年,安徽高院决定再审杨德武案,同年11月11日,杨德武无罪释放。

  2017年8月25日,杨德武收到了法院为其支付的208万国家赔偿。

  16年,他在监狱中抱着字典自学写字,共向有关部门提交了5000多封申诉书,终于换来了自己的清白。也让自己的名字写入了今年最高检的政府工作报告中。直到国家赔偿支付给他,才算是为这16年划上了句号。

  

 杨德武出狱后有了第一部智能手机

  10月4日,中秋,杨德武带着老母亲和女儿搬进了新装修不久的二手房,房屋面积138平米,这是杨德武用赔偿款买的。

  刚出狱的时候,杨德武眼前所见到的世界是16年前无法想象的,县城高楼林立,马路四通八达,曾经住的农村老家已成了一片茫茫的稻田,几乎找不到曾经有人住过的痕迹。

  杨德武经常一上街就找不到回家的路,只能给哥哥、女儿打电话,那段时间,女儿天天陪着他,生怕他走丢。女儿给杨德武买了衣服,手表,还有他人生中第一部手机。

  入狱前,杨德武只用过村里小卖部的固定电话。现在开始学着用微信,但是他说,加好友存号码至今还没有学会,完全都是女儿在帮他弄。有时候女儿玩小视频和自拍,杨德武也会凑过来露个脸。

  此前在狱中的16年,家庭的重担全压在了哥哥杨德文的身上,哥哥除了自己的小家庭要负担,还要给弟弟申诉花钱,赡养老母亲和弟弟的女儿。杨德武的女儿杨丽春初中毕业那年便戳了学(新浪注:此处应为“辍了学”),她说一方面是自卑,另一方面是看大伯伯压力太大,不忍心。

  17年来,女儿和母亲都住在杨德武哥哥的房子里,拿到补偿款后,杨德武第一件事情就是买了这套房子,给了女儿一个家,剩下的钱除了还债,就是给女儿几十万开了个网吧,他说这些年太亏欠女儿了,现在只想女儿留在身边,天天看着女儿,不想女儿在外打拼了。

  

 老母亲现在也有动力每天给儿子烧菜

  今年国庆前夕,法制晚报

  出狱一年来,杨德武遇到事情处理不来就第一时间给哥哥打电话。杨德文每次都耐心接听弟弟的电话,告诉他下一步该怎么走,怎么做。虽然年过半百,在杨德文心里,杨德武始终是需要自己关心和呵护的弟弟。

  在杨德文的复式楼房里,80岁的老母亲弓着背操持着柴米油盐做起了一桌的饭菜,看着一双儿子喝喝小酒,老太太一边忙活儿一边抿着嘴笑。老太太笃定地说“我不相信我儿子杀人,想起来就哭。”因为晕车严重,小儿子坐牢这16年,老母亲只去芜湖监狱看过他一次,多年来跟着大儿子带着杨德武的女儿生活。

  由于大儿子经济状况良好,家里一直请保姆做饭。但从小儿子杨德武回来后,老母亲每天喜笑颜开自己操持家务,“每天照顾他,他不在家我没劲烧,现在有劲得狠,每天烧好几个菜。”老太太笑眯眯地说。

  早在杨德武出狱前,哥哥杨德文就开始给弟弟物色起了对象。杨德武原本很开心,这样就又有了新的家。但没想到交往了一段时间后,又分了手。他自己说因为对方嫌他没有固定工作和收入来源,家里人则认为,对方只是图他手上那些赔偿款。

  找工作屡屡失败的杨德武,有工程做的时候就在哥哥经营的苗木基地帮忙,因为热情善良,和工人们经常打成一片,将工人们管理得很好,还跟老工人学习了剪枝、施肥,分辨品类。

  杨德武原本心情总是郁闷,出狱一年后,享受着家庭的温暖,脸上渐渐笑容多起来。“我就尽量不去想,想多了就难受,给我造成的痛苦太大了。我原本有技术,如果当年我一直干下去,现在农村里别墅我也做起来了。不然,跟着我哥哥干,一定也能做出个样子,但是事情都过去了,当年也有历史原因,那时候要求命案必破,他们逼我承认。

  δ

 杨德武回到老家追溯16年前的往事

  在老家安徽省南陵县东七乡姚义村,杨德武原来居住的上岗自然村36号已经不复存在,目光所及之处是一片绿油油的稻田,下雨天泥土泥泞,杨德武撑着伞一路围着稻田打转。

  杨德武在村里转了一圈,他说要去看看许久未见的舅舅舅妈。舅舅家门前的小路上有一棵高大的梧桐树,杨德武环抱着这棵树说,这棵梧桐树当年被砍成了树桩,未想到17年后都长得这么高大了。

  2000年,7月14号早上,杨德武从窑厂干完活骑自行车回到家中,发现家中门关着,听邻居说岳母还没起床,他就把大门撬开。进屋后发现,家里的窗户全被扒了,灶头旁边的窗户被挖了两个洞,杨德武喊了岳母两声没回应,他便觉得出事儿了。

  杨德武连忙喊了几个村民到家里,发现岳母已经死亡。“她就躺在床上,头上压着枕头,枕头上压着蛇皮袋装着被子。”杨德武回忆当时的情景说,他听从了乡亲们的建议,找来大队干部,然后报警,警察来后将杨德武带到隔壁询问,于当晚把杨德武带到南陵县公安局,从此以后就再也没有回过家。

  事发后,杨德武被指控杀害了自己的岳母获刑入狱,妻子以此为由跟他离了婚。

  在此后的日子里,杨德武不断为自己申诉。在安徽省检察院作出三次再审建议后,2016年,安徽高院决定再审杨德武案,并于同年11月3日改判杨德武无罪。

  有趣的是,杨德武在狱中期间,却和原芜湖市公安局局长程李明成了狱友。

  公开资料显示,程李明曾任安徽省芜湖市公安局局长,马鞍山市公安局局长。2009年9月10日因涉嫌犯受贿罪被刑事拘留,同年9月22日被逮捕。

  杨德武跟这位狱友聊起当年的案子,给他看自己写的申诉书,本想理论一番,没想到程李明一看,就说杨德武的案子必定是冤案。杨德武委屈地埋怨,那你当年还认定是我干的?程李明无奈的说,那都是下面人干的,我只是签字。

  今年3月份召开的全国两会上,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曹建明在作最高检工作报告时,还专门提到杨德武案。

  曹建明说,直面问题、有错必纠,持续监督纠正冤错案件。严格落实罪刑法定、疑罪从无等原则,对最高人民法院提审的聂树斌案,最高人民检察院成立专案组深入调查,明确提出原案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应当依法改判无罪的意见。对向检察机关申诉的谭新善案、“沈六斤”案、李松案、刘吉强案、杨德武案等重大冤错案件,最高人民检察院和甘肃、天津、吉林、安徽等省市检察院认真审查,依法提出抗诉或再审检察建议,坚持不懈推动纠错,人民法院依法再审改判无罪。

  今年8月25日,杨德武收到法院为其支出的208万元国家赔偿金。其中,154万元为人身自由赔偿金,54万元为精神损害抚慰金。

 

  回到老家,杨德武撑着伞在小村里逛着,一路上遇到几个相熟的朋友,挨个儿跟大家亲热的打着招呼。

  在窑厂老板鲍明珍的印象里,杨德武在窑厂干活的时候勤勤恳恳,是个能吃苦的人,岳母死的时候,都是他自己报的案。村民汪大姐还提到,她以前帮我做大师傅的,2000年就能挣到一千多一个月,为人忠厚老实忠厚老实的,对岳母好,还给岳母做饭。

  杨德武说,他确实跟岳母关系很好,有一年发洪水,家里被水淹,岳母还在水里,是杨德武淌水去把岳母背出来,“我当时这样想,虽然我老婆出去打工一直不回来,但对岳母好一点,这样老婆肯定会早点回家。”

  “现在我就希望他们能给我安排个工作,有保险。给我女儿也安排个工作,让她去做协警,他们都说我这要求不高。”杨德武近期在和当年给自己办错案的芜湖市南陵县公安局商讨给自己和女儿安排工作事宜。对方回复招聘协警得经过正常的招考程序,但杨德武的女儿由于家庭原因早早辍学,只有初中文凭,通过正常招考似乎并不容易。

  尽管世事艰难,杨德武还是享受着现在和女儿、母亲、哥哥在一起的时光。“现在我女儿至少都可以找对象了,她爸爸不是犯人了。我女儿很活泼,又稳重,像别家小孩20出头就结婚嫁人了,我小孩一定要等我回来。”提起女儿,杨德武每次都很开心地笑。

  “感谢依法治国政策好,这么多冤假错案都平反了,也有不少人写信给我,支持我,我也鼓励他们,现在政策好,有冤情一定能够平反。”

  皖南多雨,但最近总是晴天。

责任编辑:张迪

  原标题:16年牢狱换208万国家赔偿 出狱一年回忆曾和办案公安局长成狱友

  法制晚报

  2000年7月,安徽省芜湖市南陵县农民杨德武被指控杀害了自己的岳母获刑入狱。

  2016年,安徽高院决定再审杨德武案,同年11月11日,杨德武无罪释放。

  2017年8月25日,杨德武收到了法院为其支付的208万国家赔偿。

  16年,他在监狱中抱着字典自学写字,共向有关部门提交了5000多封申诉书,终于换来了自己的清白。也让自己的名字写入了今年最高检的政府工作报告中。直到国家赔偿支付给他,才算是为这16年划上了句号。

  

 杨德武出狱后有了第一部智能手机

  10月4日,中秋,杨德武带着老母亲和女儿搬进了新装修不久的二手房,房屋面积138平米,这是杨德武用赔偿款买的。

  刚出狱的时候,杨德武眼前所见到的世界是16年前无法想象的,县城高楼林立,马路四通八达,曾经住的农村老家已成了一片茫茫的稻田,几乎找不到曾经有人住过的痕迹。

  杨德武经常一上街就找不到回家的路,只能给哥哥、女儿打电话,那段时间,女儿天天陪着他,生怕他走丢。女儿给杨德武买了衣服,手表,还有他人生中第一部手机。

  入狱前,杨德武只用过村里小卖部的固定电话。现在开始学着用微信,但是他说,加好友存号码至今还没有学会,完全都是女儿在帮他弄。有时候女儿玩小视频和自拍,杨德武也会凑过来露个脸。

  此前在狱中的16年,家庭的重担全压在了哥哥杨德文的身上,哥哥除了自己的小家庭要负担,还要给弟弟申诉花钱,赡养老母亲和弟弟的女儿。杨德武的女儿杨丽春初中毕业那年便戳了学(新浪注:此处应为“辍了学”),她说一方面是自卑,另一方面是看大伯伯压力太大,不忍心。

  17年来,女儿和母亲都住在杨德武哥哥的房子里,拿到补偿款后,杨德武第一件事情就是买了这套房子,给了女儿一个家,剩下的钱除了还债,就是给女儿几十万开了个网吧,他说这些年太亏欠女儿了,现在只想女儿留在身边,天天看着女儿,不想女儿在外打拼了。

  

 老母亲现在也有动力每天给儿子烧菜

  今年国庆前夕,法制晚报

  出狱一年来,杨德武遇到事情处理不来就第一时间给哥哥打电话。杨德文每次都耐心接听弟弟的电话,告诉他下一步该怎么走,怎么做。虽然年过半百,在杨德文心里,杨德武始终是需要自己关心和呵护的弟弟。

  在杨德文的复式楼房里,80岁的老母亲弓着背操持着柴米油盐做起了一桌的饭菜,看着一双儿子喝喝小酒,老太太一边忙活儿一边抿着嘴笑。老太太笃定地说“我不相信我儿子杀人,想起来就哭。”因为晕车严重,小儿子坐牢这16年,老母亲只去芜湖监狱看过他一次,多年来跟着大儿子带着杨德武的女儿生活。

  由于大儿子经济状况良好,家里一直请保姆做饭。但从小儿子杨德武回来后,老母亲每天喜笑颜开自己操持家务,“每天照顾他,他不在家我没劲烧,现在有劲得狠,每天烧好几个菜。”老太太笑眯眯地说。

  早在杨德武出狱前,哥哥杨德文就开始给弟弟物色起了对象。杨德武原本很开心,这样就又有了新的家。但没想到交往了一段时间后,又分了手。他自己说因为对方嫌他没有固定工作和收入来源,家里人则认为,对方只是图他手上那些赔偿款。

  找工作屡屡失败的杨德武,有工程做的时候就在哥哥经营的苗木基地帮忙,因为热情善良,和工人们经常打成一片,将工人们管理得很好,还跟老工人学习了剪枝、施肥,分辨品类。

  杨德武原本心情总是郁闷,出狱一年后,享受着家庭的温暖,脸上渐渐笑容多起来。“我就尽量不去想,想多了就难受,给我造成的痛苦太大了。我原本有技术,如果当年我一直干下去,现在农村里别墅我也做起来了。不然,跟着我哥哥干,一定也能做出个样子,但是事情都过去了,当年也有历史原因,那时候要求命案必破,他们逼我承认。

  δ

 杨德武回到老家追溯16年前的往事

  在老家安徽省南陵县东七乡姚义村,杨德武原来居住的上岗自然村36号已经不复存在,目光所及之处是一片绿油油的稻田,下雨天泥土泥泞,杨德武撑着伞一路围着稻田打转。

  杨德武在村里转了一圈,他说要去看看许久未见的舅舅舅妈。舅舅家门前的小路上有一棵高大的梧桐树,杨德武环抱着这棵树说,这棵梧桐树当年被砍成了树桩,未想到17年后都长得这么高大了。

  2000年,7月14号早上,杨德武从窑厂干完活骑自行车回到家中,发现家中门关着,听邻居说岳母还没起床,他就把大门撬开。进屋后发现,家里的窗户全被扒了,灶头旁边的窗户被挖了两个洞,杨德武喊了岳母两声没回应,他便觉得出事儿了。

  杨德武连忙喊了几个村民到家里,发现岳母已经死亡。“她就躺在床上,头上压着枕头,枕头上压着蛇皮袋装着被子。”杨德武回忆当时的情景说,他听从了乡亲们的建议,找来大队干部,然后报警,警察来后将杨德武带到隔壁询问,于当晚把杨德武带到南陵县公安局,从此以后就再也没有回过家。

  事发后,杨德武被指控杀害了自己的岳母获刑入狱,妻子以此为由跟他离了婚。

  在此后的日子里,杨德武不断为自己申诉。在安徽省检察院作出三次再审建议后,2016年,安徽高院决定再审杨德武案,并于同年11月3日改判杨德武无罪。

  有趣的是,杨德武在狱中期间,却和原芜湖市公安局局长程李明成了狱友。

  公开资料显示,程李明曾任安徽省芜湖市公安局局长,马鞍山市公安局局长。2009年9月10日因涉嫌犯受贿罪被刑事拘留,同年9月22日被逮捕。

  杨德武跟这位狱友聊起当年的案子,给他看自己写的申诉书,本想理论一番,没想到程李明一看,就说杨德武的案子必定是冤案。杨德武委屈地埋怨,那你当年还认定是我干的?程李明无奈的说,那都是下面人干的,我只是签字。

  今年3月份召开的全国两会上,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曹建明在作最高检工作报告时,还专门提到杨德武案。

  曹建明说,直面问题、有错必纠,持续监督纠正冤错案件。严格落实罪刑法定、疑罪从无等原则,对最高人民法院提审的聂树斌案,最高人民检察院成立专案组深入调查,明确提出原案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应当依法改判无罪的意见。对向检察机关申诉的谭新善案、“沈六斤”案、李松案、刘吉强案、杨德武案等重大冤错案件,最高人民检察院和甘肃、天津、吉林、安徽等省市检察院认真审查,依法提出抗诉或再审检察建议,坚持不懈推动纠错,人民法院依法再审改判无罪。

  今年8月25日,杨德武收到法院为其支出的208万元国家赔偿金。其中,154万元为人身自由赔偿金,54万元为精神损害抚慰金。

 

  回到老家,杨德武撑着伞在小村里逛着,一路上遇到几个相熟的朋友,挨个儿跟大家亲热的打着招呼。

  在窑厂老板鲍明珍的印象里,杨德武在窑厂干活的时候勤勤恳恳,是个能吃苦的人,岳母死的时候,都是他自己报的案。村民汪大姐还提到,她以前帮我做大师傅的,2000年就能挣到一千多一个月,为人忠厚老实忠厚老实的,对岳母好,还给岳母做饭。

  杨德武说,他确实跟岳母关系很好,有一年发洪水,家里被水淹,岳母还在水里,是杨德武淌水去把岳母背出来,“我当时这样想,虽然我老婆出去打工一直不回来,但对岳母好一点,这样老婆肯定会早点回家。”

  “现在我就希望他们能给我安排个工作,有保险。给我女儿也安排个工作,让她去做协警,他们都说我这要求不高。”杨德武近期在和当年给自己办错案的芜湖市南陵县公安局商讨给自己和女儿安排工作事宜。对方回复招聘协警得经过正常的招考程序,但杨德武的女儿由于家庭原因早早辍学,只有初中文凭,通过正常招考似乎并不容易。

  尽管世事艰难,杨德武还是享受着现在和女儿、母亲、哥哥在一起的时光。“现在我女儿至少都可以找对象了,她爸爸不是犯人了。我女儿很活泼,又稳重,像别家小孩20出头就结婚嫁人了,我小孩一定要等我回来。”提起女儿,杨德武每次都很开心地笑。

  “感谢依法治国政策好,这么多冤假错案都平反了,也有不少人写信给我,支持我,我也鼓励他们,现在政策好,有冤情一定能够平反。”

  皖南多雨,但最近总是晴天。

责任编辑:张迪

汕头市头发种植机构
城市相册
栏目精选
每日看点
重庆正事儿
本网原创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101121215638